我們要留給子孫后代一個什么樣的世界?這個問題常令我思緒萬千,并感到擔憂。

我們是否可以令塑料瓶和易拉罐從它們本不應出現的海洋和河流中消失?在享受現代包裝安全便利的同時,我們是否也能夠避免破壞地球,這個我們僅有的家園?我們是否真的可以創造一個沒有廢棄物的世界,實現所有塑料包裝的循環再利用?

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到。

2018年1月19日,可口可樂公司宣布了一項宏大的可持續包裝愿景,名為“共創沒有廢棄物的世界(World Without Waste)”。我們的目標是,到2030年,每使用一個包裝,就會努力回收一個同類包裝物,以使其得到循環再利用。同時,我們還計劃到 2025 年實現包裝材料100%可回收,到 2030 年包裝原料中再生材料的平均使用比例達到50%。

 

 

間過去了近一年時間,我們做得如何呢?

如今在全球范圍內,我們可回收包裝的比例,從2018年初的85%上升到87%。在部分國家,我們所使用的包裝中,回收再造的材料占比超過25%。我們還在三個國家推出一款由100%回收再生材料所生產的塑料瓶。

這是一項艱巨而復雜的挑戰。我們的業務十分龐大,因而進度緩慢、困難重重。然而,借口并無裨益,也無法解決問題,我們必須加倍努力、加快進程。

要為我們的地球家園做出真正的改變,現在就該采取更多更大膽的行動。

 

 

我們推出的植物環保瓶 (PlantBottle)是突破性的,其PET塑料瓶部分取材于植物,實現了100%可回收,成為全球首創。十多年來,我們一直處于這一領域創新的最前沿,擁有植物環保瓶背后生物塑料科技的尖端技術。然而,我們決定不再獨享這項突破性的技術。

從今起,為推廣包裝中生物塑料的使用,我們將向包括競爭對手在內的其他企業開放這項技術,從而提升這項技術的廣泛應用。

植物環保瓶使用甘蔗和其他植物作為原料,取代了30%的石油制品。自2009年推出以來,減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相當于100 萬輛汽車。但我們并不滿足于此。我們需要更多公司也將這項技術運用在各類應用中,才能實現它真正的影響力。

這不僅在于推廣植物環保瓶技術本身,更是在于從根本上改變我們的思維方式。


只要是能夠幫助保護地球的妙計良方,就應加以共享。我們用應對商業挑戰的態度來直面這些問題,與眾多合作伙伴、甚至競爭對手進行合作:我們投入研發、追求創新,與利益相關方合作,并定期評估進展。

 

 

除了與各方分享植物環保瓶的技術,可口可樂公司率先致力于增加植物環保瓶中生物原料的使用。我們加強了技術投入,以提高包裝中再回收材料的使用比例。同時,我們不斷減輕塑料包裝的重量,以便提高回收的便捷性。我們還設立回收箱、建設回收中心并推廣回收利用。我們在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都在取得進展。

我們還與世界經濟論壇全球塑料行動伙伴 (GPAP) 達成長期合作關系,協助建立全球塑料循環經濟。同時,我們也與其他公司一道投資建立新的基礎設施,例如10 月成立的循環資本海洋基金 (Circulate Capital Ocean Fund)。這個基金旨在填補為防止塑料廢棄物進入海洋和環境項目所面臨的資金缺口。

那么,這些倡議舉措如何在現實生活中發揮作用呢?

南非,曾是一個被塑料污染所桎梏的國家,但在過去的十年間,該國塑料回收率從不到 10% 上升到了 67%。可口可樂與其他主要的塑料包裝生產商、用戶和零售商合作創立了一個名為 PETCO 的聯盟,共創一個完整的回收生態系統。

PETCO 聯盟保障了回收塑料的回收與銷售機制,而我們還為回收中心提供了打包設備、投件箱及其他基礎設施。

重要的是,我們為二手塑料提供一個保底回收價,維護廢棄塑料市場,避免這些塑料被填埋或者倒入海洋。通過采取這些行動,我們建立起一個真正的閉環:在南非產生的塑料在南非被回收再利用。

這就是循環經濟。它需要眾多參與者持續地通力合作,卻可以以高效且盈利的方式實現。


我們堅信,沒有廢棄物的世界是可實現的。我們正在盡自己的責任推動這個愿景的落地。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要與世界分享植物環保瓶技術。這就是正確之舉。

 

 

然與世界分享植物環保瓶的做法并非萬全之策,但它是我們朝正確方向所邁出的一步我們希望能以此鼓勵更多人行動起來。

多年來,許多公司都一直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包括減少塑料包裝的使用、鼓勵人們回收利用等。這些行動也取得了進展,但是,我們需要、也必須更加努力。

大家期待我們——企業、政府和非政府組織,能聯合起來尋找解決方案,肩負起自己的責任。

我們可以找出各種托辭,我們也可以選擇作出改變。

加入我們,攜手作出改變!

 

作者:詹鯤杰,可口可樂公司首席執行官

 

##

點擊鏈接,了解更多關于可口可樂全球可持續包裝愿景


點擊鏈接,了解全球可持續包裝愿景在中國的創新踐行